<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
        主頁 > 聚焦改革 > 領域改革

        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

        時間:2022-10-10 13:39 來源:經濟日報

          “共同富裕本身就是社會主義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目標。我們不能等實現了現代化再來解決共同富裕問題,而是要始終把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在實現現代化過程中不斷地、逐步地解決好這個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念茲在茲。

          致力實現共同富裕,是我們黨的一貫立場、方針和追求。有效貫通共同富裕與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反復強調“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堅定不移在高質量發展中推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中國方案”既改變了中國自身的命運,也影響著世界發展的價值取向和趨勢格局。

          隨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偉大勝利,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一張在更高水平上做大“蛋糕”、分好“蛋糕”、走向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改革發展圖,正在全面布局、全面謀劃、全面開啟。朝著這個目標奮發進取,人類對現代化的認識更加深刻生動。

          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局限性的批判與超越

          縱觀近代以來世界歷史,現代化幾乎與西方工業文明相伴而生。正因如此,西方先行者的現代化經驗被不少人視為現代化“模板”,被很多發展中國家視為“范本”。

          然而,在實踐進程中,不僅鮮有后發國家復制成功的案例,即使一些發達國家,也逐步落入貧富兩極分化、中產階層塌陷、經濟發展停滯、社會矛盾叢生的“怪圈”。其重要原因就在于,西方現代化是資本主導的、少數人的現代化。

          生產資料私有制的“基因”,決定了西方現代化在各個領域必然秉持資本立場,把資本當作社會主體和目的,把人當作資本增值的客體和手段。在資本邏輯下,資本的多寡主宰社會生活的價值規則,財富從廣大民眾流向少數資本家,致使“在一極是財富的積累,同時在另一極,即在把自己的產品作為資本來生產的階級方面,是貧困、勞動折磨、受奴役、無知、粗野和道德墮落的積累”。即使工人的收入會隨著資本的增加而有所增加,但資本家的利潤與工人的工資仍互成反比,甚至,西方現代化帶來的社會生產力越是發展,這樣的貧富差距越是加劇。

          法國巴黎經濟學院下設的世界不平等問題研究室發布的《世界不平等報告》顯示,2021年,億萬富豪占有的財富份額創下最大增幅,最富有的0.01%人口——財富額至少達1900萬美元的52萬人——持有全世界11%的財富,比上一年度高出一個百分點。剖析原因,是各國政府為緩解疫情造成的經濟困難注入大量資金,這些錢也推高了股價和房價,給收入最高的人群帶來了更多財富。

          與西方現代化的邏輯形成鮮明對比,我們要實現的是以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為重要特征的中國式現代化,是以人本邏輯摒棄資本邏輯的中國式現代化。“現代化”之前“中國式”的定語,不僅點明了中國特色、中國風格,更是中國共產黨作為現代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內在要求。

          探尋中華民族的文明歷史,從管仲“凡治國之道,必先富民”、老子“損有余而補不足”、孔子“不患寡而患不均”、孟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到《禮記》中描繪的“大同社會”,乃至孫中山先生的“天下為公”,無不體現了樸素的共同富裕思想。探尋科學社會主義的價值追求,“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在未來社會“生產將以所有的人富裕為目的”。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強調的,“我們決不能允許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窮者愈窮富者愈富,決不能在富的人和窮的人之間出現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沿著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推進共同富裕,是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局限性的超越。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我們黨的一個偉大創造,植根于這樣的土壤,以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為重要特征的中國式現代化,不但與貧富懸殊的西方現代化“反義”,而且與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也不盡“同義”。

          ——我們要實現的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不是少數人的共同富裕。從堅持“房住不炒”,到警惕“脫實向虛”;從強調基本醫療衛生事業的公益性,到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黨中央一系列舉措釋放出明確信號:全體人民要共享發展成果,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我們要實現的共同富裕,是物質和精神統一的共同富裕,不是只重視物質增長的共同富裕。左手“煙火”,右手“詩意”。人民向往的生活,是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等多領域發展要求的總和。因此,“我們要建設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不僅要在物質上強,更要在精神上強。精神上強,才是更持久、更深沉、更有力量的”。

          ——我們要實現的共同富裕,是分階段全過程促進的共同富裕,不是同步實現的共同富裕?;A不一、條件不一、稟賦不一、環境不一,意味著不是所有人同時富裕,也不是所有地區同步達到富裕水準。時間上必然有先有后,不可能齊頭并進。

          ——我們要實現的共同富裕,是允許有適度差距的共同富裕,不是搞平均主義的共同富裕。搞平均主義非但實現不了共同富裕,還會造成共同貧窮。在這方面,我們有過深刻教訓。只有承認共同富裕的差別性、相對性,才能激發社會成員勞動、創造的積極性,為更高層次的富裕準備條件。

          2021年6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正式發布。選取富裕程度較高、發展均衡性較好的浙江省先行先試,為全國其他地方探索路徑;用打造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先行區、城鄉區域協調發展引領區、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試驗區、文明和諧美麗家園展示區的實踐,提供促進共同富裕的樣板示范——一系列舉措與部署足以印證,在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上應該是什么樣的共同富裕、怎樣推進共同富裕。

          關系黨的執政基礎的重大政治問題

          為了誰的利益而奮斗,是判斷政黨價值和立場的依據。

          當歷史把現代化的重任托付給中國共產黨、托付給新生的人民政權,中國共產黨毅然挑起重擔,將共同富裕與現代化統一于中國共產黨人的不懈奮斗、統一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事業,正是因為“我們追求的發展是造福人民的發展,我們追求的富裕是全體人民共同富裕”。

          “國以民為本,社稷亦為民而立。”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把實現共同富裕作為矢志不渝的奮斗目標,把追求共同富裕貫穿于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形成與拓展的歷史進程。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為的是讓人民過上好日子。百年征程波瀾壯闊,團結帶領人民創造美好生活、奔赴戰略目標的鮮活實踐,在革命時期為我們黨贏得了穩固的階級基礎,在建設和改革時期為我們黨贏得了堅實的執政基礎。黨與人民同心勠力、奮楫篤行,共同富裕這個理想,才從向往的遠景逐漸成為“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景。

          “堅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黨的十八大閉幕之際,習近平總書記與中外記者見面時如此宣示。隨之開啟的新時代非凡十年,近1億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歷史性地解決絕對貧困問題;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14.4萬億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1.2萬美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等收入群體超過4億人,實現從低收入國家到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歷史性跨越……這一切,為促進共同富裕創造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條件,也為實現現代化積累了更為主動的精神力量。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人民是黨執政的最大底氣。只有更好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把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作為為人民謀幸福的著力點,才能不斷增強人民對國家的信任、對黨的信心、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信念,贏得人民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高度認同,才能不斷夯實黨長期執政基礎,確保黨始終成為偉大事業堅強領導核心。

          “現在,已經到了扎實推動共同富裕的歷史階段。”“兩個百年”交匯的新起點上,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深化著對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的時代思考。

          這是在“共同”與“富裕”的高效統籌中展開的宏大布局——

          把推動高質量發展放在首位。共同富裕沒有捷徑,必須在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國家的進程中推進。這是一條具有普遍意義的“共富經驗”。無論是推進改革創新、激發經濟發展新動能,保障就業民生、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還是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經濟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都要向著高質量發展邁進。

          更高水平地“分好蛋糕”。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系,以縮小地區差距、城鄉差距、收入差距和公共服務差距為主要方向,完善工資制度,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更加注重向農村、基層、欠發達地區和困難群眾傾斜,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并提高精準性。“分好蛋糕”的過程中,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推動形成橄欖型分配結構,為我國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滿足人民群眾多層次精神文化需求。從“平視世界”激發國人自信,到主旋律影片點燃濃濃愛國情;從網絡空間更加清朗,到扶弱助困成為社會風尚……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提供均衡化、精準化、個性化的文化產品,讓人們的精神世界更加充盈飽滿。

          ……

          由布點而鋪面,由部署而落實,各個領域、各個方面都有作為發展指引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

          到“十四五”末,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逐步縮小。到2035年,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基本公共服務實現均等化。到本世紀中葉,全體人民共同富?;緦崿F,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縮小到合理區間。

          ——一條時間線,3個關鍵時間點,凸顯堅持不懈的追求,瞄準的是“生活富裕富足、精神自信自強、環境宜居宜業、社會和諧和睦、公共服務普及普惠”的方向。

          指向治理現代化的深刻變革

          富裕富足、自信自強、宜居宜業、和諧和睦、普及普惠,當這些要求匯集起來,就是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愿景。

          讓愿景成為現實,要把能做的事盡量做起來,特別是在解決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上,拿出更大力度、更實舉措,一件事接著一件事辦,積小勝為大勝。畢竟,面對國際政治經濟格局重大變化帶來的沖擊,面對經濟增長率趨勢性下降帶來的難題,面對人口結構變化帶來的挑戰,唯有主動出擊、積極應對,才能化危為機、善作善成。

          達成這樣的目標,要循序漸進,使促進共同富裕與經濟發展階段相適應、與現代化建設進程相協調,因地制宜探索有效路徑,不斷形成階段性標志性成果。決不作兌現不了的承諾,決不搞過頭保障,決不能吊高胃口,幻想一口吃成胖子不現實,“福利主義”養懶漢的陷阱必須警惕。

          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共同富裕是一個長遠目標,需要一個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對其長期性、艱巨性、復雜性要有充分估計,辦好這件事,等不得,也急不得。”“等不得”與“急不得”辯證統一于治理現代化的深刻變革,“富裕富足”等一系列目標,指向的也正是一個由現代化治理體系支撐的高效率、高質量、高水平社會。

          國之興衰系于制,民之安樂皆由治。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涉及方方面面的問題,牽一發而動全身;國家治理現代化是經濟治理、政治治理、社會治理、文化治理、生態治理等的協調推進,以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為核心價值。這也就意味著,促進共同富裕的過程也是推動治理現代化的過程,要在實現國家現代化總進程中,從各個領域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深刻變革。

          探索與共同富??茖W內涵相匹配的現代化治理體系,既要有長遠眼光,也要有務實行動;既要有目標意識,也要有過程意識;既要有共性目標,也要有個性路徑。而貫穿其中的,是對一些關系的精準把握。

          ——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的統一。無論前行路上有多少風險挑戰與激流險灘,都要始終把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作為完善治理體系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這是“合目的性”的體現。立足新發展階段的實際,把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作為政策指向,把完善收入分配與做好經濟工作互相結合,這是實事求是、符合發展規律的。

          ——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的協同。共同富裕要通過經濟資源在市場內的充分流動、平衡配置、有效利用來實現,必須不斷完善并持續發展好市場經濟,善用市場機制解決問題。同時,各國發展實踐表明,“做大蛋糕”與“分好蛋糕”并不是天然統一的,如果沒有政府主動調控,收入差距不可能自動縮小。這就意味著,政府要引領共同富裕的基本方向,加強基礎性、普惠性、兜底性民生保障建設,也要通過出臺系列政策,調動市場的自發活力。

          ——改革與法治的共進。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改革,把改革主張轉換成法治規范,讓改革的“破”與法治的“立”、改革的“進”與法治的“穩”相輔相成,正是今日中國的治理之路。邁向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哪里有延滯高質量發展的問題、哪里有不符合促進公平正義的問題、哪里有阻礙社會階層向上流動的問題,哪里就需要加大改革系統集成的力度。

          一個超大規模的文明古國,一個超大規模的人口大國,一個超大規模的發展中大國,一個超大規模的社會主義國家……多個“超大規模”,是對黨和政府推進治理現代化的考驗。推動這樣一個大國破浪前行,更要有14億多人民匯集而成的充沛的動力支持。

          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一頭連著中華民族的“大夢想”,一頭連著每個家庭、每個中國人的“小日子”,需要腳踏實地、共同奮斗。而奮斗的路徑,就是堅持先富帶后富。鼓勵“先富”與帶動“后富”是一個邏輯整體,任何一方面都不可偏廢。南開大學原副校長逄錦聚認為,政策當然要發展完善,但根本原則沒有變,只要靠誠實勞動和合法經營,無論什么所有制形式,無論個人還是企業,都要受到鼓勵、支持和保護。

          切實保護勞動所得,保護產權和知識產權;充分調動企業家積極性,促進各類資本規范健康發展;加強公益慈善事業規范管理,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對政策的期待,同樣是治理現代化的指向。

          在共同富裕示范區浙江,一座“一針一線”的雕塑矗立在湖州織里。其象征的,是當地引領發展的織造產業,更是社會治理的“繡花功夫”。從奮斗的腳下眺望前方,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的壯美畫卷必將在更加積極有為的努力中織就。

          人民在期待著我們,歷史在期待著我們,世界在期待著我們!

          (調研組成員:本報記者 齊東向 曹紅艷 欒笑語 牛 瑾 歐陽優 徐 胥 仇莉娜 執 筆:牛 瑾)

        爽?好舒服?快?视频深点
        <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