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
        主頁 > 聚焦改革 > 領域改革

        城鄉要素合理配置的四條路徑

        時間:2022-08-08 13:36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張延龍

          推動鄉村振興,有效促進各類生產要素在城鄉區域間順暢流動是關鍵一環。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要求“推動鄉村振興取得新進展、農業農村現代化邁出新步伐”,并在擴大鄉村振興投入、強化鄉村振興金融服務、加強鄉村振興人才隊伍建設等方面作出重要部署,以加大政策保障和體制機制創新力度為鄉村振興提供有力支撐。

          客觀地看,各類資源要素通常會向回報率高、增長率高的領域或產業轉移。由于城市與鄉村給予資源要素不同的回報率,僅靠“市場之手”難以充分引導資本、人才、技術等優勢要素向鄉村流動、滿足鄉村發展的現實需求,這也成為推動“三農”發展以及鄉村全面振興的重要制約因素。對此,需盡力扭轉城鄉間要素雙向流動不合理不充分問題,找到推動城鄉要素合理配置的有效路徑,加快補齊農業農村發展短板,不斷縮小城鄉差距,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宜居的家園。

          一是要突出組織體系對城鄉要素合理配置的渠道作用。

          組織是要素的重要使用者。有力促進各類要素在組織體系內順暢流動是促進城鄉要素順暢流動、合理配置的重要方面。我們深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人才、技術、資本等要素在組織體系內部的流動速度更快、效率更高。

          具體表現為,在黨政組織體系層面,黨政人才向鄉村治理領域流動成效顯著,城鄉信息流動也日益加快;在市場組織體系層面,城鄉產業鏈、供應鏈與創新鏈融合加速,引導城市產業技術、信息等優質要素向鄉村流動,同時挖掘鄉村要素潛在功能并使其與城鎮市場對接,拓展農業多種功能、開發鄉村多元價值;在公共組織體系層面,城市醫療與教育領域的人才、資金、技術等要素向鄉村加速流動,也取得了積極效果。

          進一步發揮組織體系在城鄉要素合理配置中的渠道作用,需著力推動組織體系信息一體化建設,構建資源要素云平臺,突出網絡覆蓋與智能對接,實現優質要素高效下沉,快速補齊基層短板;需有效構建組織體系內部的要素補償機制和利益分享機制,激發要素流動活力;制定組織體系內部服務能力清單,明確落實不同層級功能定位,規范組織體系內部合作。

          二是要強化產權對城鄉要素合理配置的激勵作用。

          產權的基礎作用在于激勵,產權制度改革已經成為促進城鄉要素順暢流動,以及推動農業規?;洜I、鄉村產業發展等的內在動力。

          深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農村承包地“三權分置”取得進展,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穩步推進,這些都有利于城鄉要素順暢流動,能有效推動城市資源要素向鄉村流動、促進農村資源要素的合理配置。下一階段,需在進一步深化“三農”領域產權制度改革上下功夫,通過賦權,充分發揮出產權的內在激勵作用。

          三是要發揮新一代信息技術對城鄉要素合理配置的賦能作用。

          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與農業農村的深度融合,是推動城鄉要素配置效率不斷提升的有效路徑。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出現與應用,使城市與鄉村之間的地理關聯對要素流動的影響逐步弱化。也就是說,城市與鄉村之間的要素流動會從傳統的線下關聯向以數字及信息要素交換為特征的線上網絡關聯轉變。這在一定程度上會改變城鄉要素配置方式、提升配置效率,突破阻礙城鄉要素流動的束縛,擴大市場交易范圍。這在推動鄉村產業發展方面具有重要意義。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提出:分工受市場范圍的限制。意思是分工受到交換范圍的制約,市場小,分工難以實現,不能有效促進多元產業的發展,限制經濟增長。對鄉村而言,市場交易范圍越大,就越能促進分工與相關產業發展,也就越能促進城市要素向鄉村流動,從而使城鄉要素流動形成良性循環。

          與此同時,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與農業農村深入融合,城市與鄉村將會出現海量實時互動數據,通過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技術的廣泛使用,將進一步實現鄉村各種資源要素與城市優質要素有效匹配,推動城市與鄉村要素融合互動。

          四是要發揮基本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對城鄉要素合理配置的基礎作用。

          國際經驗表明,只有不斷縮小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水平之間的差距,才能從根本上改善鄉村投資、產業發展與生活條件,吸引城市優質資源要素向鄉村流動。在鄉村振興戰略的推動下,我國農村基本公共服務水平明顯提升、基礎設施建設取得明顯進展。據統計,截至2021年年底,全國農村自來水普及率達到84%,行政村4G網絡覆蓋率超98%,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人數達101002萬人。

          需要注意的是,我國在基本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投入方面依然存在不平衡問題,行政級別越高的地方能爭取到的相關資源就越多。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強調“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并將其作為推動城鄉區域協調發展、優化經濟布局的重要舉措,這將有力推動高質量基本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向農村地區延伸。下一階段,需將縣城城鎮化作為城鄉融合發展、推動鄉村振興的重要突破口,發揮其統籌及輻射作用,促進農村基本公共服務及基礎設施發展,進一步發揮其在城鄉要素自由流動中的基礎作用,更好助力鄉村全面振興。

        爽?好舒服?快?视频深点
        <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