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
        主頁 > 改革動態 > 本會新聞

        彭 森:正確認識和判斷形勢,用改革的辦法解決發展中的問題

        時間:2022-06-29 13:56 作者:彭 森

          一、正確認識當前形勢

          2022年初以來,我們面臨著國際環境劇變與國內疫情高發所帶來的嚴峻困難和挑戰。從國際上看,百年變局與世紀疫情相互交織,國際局勢劇烈動蕩,國際政治、經濟、安全格局正發生前所未有的深刻變化。最突出的標志性事件就是俄烏沖突的爆發,造成國際市場恐慌,金融市場激烈震蕩,石油能源、糧食等大宗商品的價格飆升,國際供應鏈和市場規則都遭到破壞。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俄全面制裁,與我國激烈博弈,新冷戰的威脅正式浮現,全球化進程遭受重大挫折。全球經濟前景黯淡,多數國家經濟衰退難以避免。據6月初世行最新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對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從年初的4.1%下調至2.9%,相對去年全球5.7%的增長,今年全球增長幾乎腰斬。其中美國從年初的3.7%下調為2.5%,目前美國的通脹率達到8.6%,創歷史新高,高失業率沒有改善,去年以來美國三大股指下降20%以上,正面臨著滯脹的危險。歐元區的增長預期從年初的4.2%下調至2.5%,能源危機、糧食危機,以及俄烏沖突擴大的風險籠罩歐洲。世行對新興市場增長的預期從年初的6.6%下調為3.4%,其中中國下調至4.3%,其給出的主要理由是,盡管中國一、二月份經濟有了一個良好開局,但由于多地爆發的疫情及隨之而來的嚴厲管控措施擾亂了中國經濟增長的正常進程。

          現在再看看國內形勢,去年下半年以來國內經濟增長速度持續走弱,我國經濟面臨需求縮減、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去年增長8.1%,但三、四季度分別只有4.9%和4.0%。今年一二月份國民經濟恢復好于預期,固定資產投資增長12.2%,比上年加快7.3個百分點,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6.7%,比去年12月加快5個百分點,外貿進出口也有兩位數的增長。但是從三月開始,國內疫情與俄烏沖突等多重不穩定因素相互疊加、超預期沖擊,導致宏觀經濟下行壓力驟然加大。特別是本輪疫情由一、二月份的“低水平流行”轉為“多線擴散、局地爆發”。疫情規模大、周期長,集中爆發在珠三角、長三角等中國經濟的核心區,累計70多個城市受到較大沖擊,波及20多個省份。一些經濟中心城市全面停工停產。據計算,這些城市在全國經濟中的占比超過50%,造成全社會投資、消費和市場預期嚴重下降,對完成全年經濟增長5.5%的目標形成嚴重沖擊。特別是4、5月份的影響更大。4月規上工業增加值-2.9%,社會商品零售總額下降11.1%,失業率6.1%,31個大城市調查失業率6.7%,16—24歲人口調查失業率18.2%。到五月底開始復工復產,5月的統計數據近日剛剛公布,規上工業增加值略有反彈,增長0.7%,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0.72%,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6.7%。16—24歲人口調查失業率18.4%??雌饋砜傂枨筇貏e是最終消費還是大問題。由于防疫封控影響市民的消費心理,老百姓收入預期下降,消費更加保守,消費回暖速度很慢。五月汽車銷售下降12.6%,餐飲業下降21.2%,商品房銷售下降31.5%。10大省會城市過去繁忙的商業街都是門庭冷落車馬稀,營業額只剩10%。專家分析認為,我國最終消費對GDP的貢獻已經超過69.4%,但多數城市需一個季度后消費才有望恢復到疫情前水平,少數城市需要兩個季度來恢復??梢哉f,疫情對消費的沖擊最大、最直接,而社會消費動能因非經濟因素受阻,這是經濟復蘇增長的最大障礙。疫情對投資的影響雖小于消費,但修復過程耗時更長。

          針對國際國內形勢這些超預期的變化所帶來的不確定性與各種挑戰,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于4月18日在京召開一個閉門研討會,邀請劉偉、朱民、劉尚希、劉守英、陳興動、王小魯、遲福林、曹遠征、王戰、孔涇源等一批專家討論了一天,形成了幾個重要觀點:一是國際方面,長期以來,我們說時代主題是和平與發展,新世紀前20年中國快速發展得益于總體和平的外部環境和全球化,這一頁正在翻過去。悲觀地說,開始進入沖突與對抗時代;積極一點說,可概括為安全與發展,國家戰略必須轉到 “在保障安全中圖發展,在加快發展中謀安全。”二是國內宏觀經濟形勢極其嚴峻,必須采取非常措施,對下半年工作提前做出安排,為此會議提出了六條應對之策。三是應對國內外高度不確定性,我們要重申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發展是硬道理,堅持市場化改革的方向,堅持共同富裕的目標,這是我們的確定性。在改革方面也提出了多條重要建議。這個報告送上去以后,得到各級領導的重視與肯定。

          根據總書記的重要批示,“5.25”國務院召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這是嚴峻形勢下的非常舉動。會議出臺六方面33條的政策舉措,最核心的任務目標是“兩穩一保”,即穩增長、穩市場主體,保就業,這比疫情初期的“六穩六保”更有針對性,非常準確。實現這一目標的政策包括財政、金融、穩產業鏈供應鏈、促消費和投資、保能源安全、?;久裆?。其中財政手段和增加投資的辦法見效快,但是空間有限。1—5月份中央財政收入下降11.4%,地方下降8.9%。四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因增值稅抵扣退稅近萬億的因素下降41.3%,其中江蘇(-61%)、浙江(-38.9%)、山東(-30.4%)等七個省份都下降30%以上(深圳-44%,蘇州-49%,杭州-37%)。穩增長必須穩市場主體,穩市場主體靠改革、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所以,從長遠看,還是要采取經濟的手段保民生、促消費;用改革的辦法增加社會總需求。隨著政策逐步落地,宏觀經濟也出現了一些積極變化,復蘇跡象明顯。主要是五月份工業企業復工達產推進,工業增加值由負轉正,增長0.7%;外貿同比增加9.6%,其中出口增加15.3%;人民幣貸款增加1.89萬億,同比增長11%;綜合PMI產出指數,由四月的42.17%回升到48.4%,雖仍處緊縮區間,但回升了5.7個點。按照統計局的說法,我國經濟長期向好、防風險、韌性強的特點繼續有所體現,二季度有望實現合理增長即正增長。專家估計,如國際國內沒有新的“黑天鵝”事件,隨著6月份經濟運行全方位恢復常態,二季度經濟增長有可能在0—1%之間,上半年接近3%。如三季度經濟持續復蘇增長的勢頭,下半年經濟增長達到6—7%,全年可能增長4.5%—5%,比世行的預計稍高一些。

          二、用市場化改革的辦法破解發展中的矛盾和問題

          這次論壇聚焦于一個很好的主題:全面深化改革,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十八屆三中全會確定的全面深化改革任務,包括了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環境等多個領域,其核心是經濟改革,而經濟改革的本質要求是市場化改革。這里有必要對其定義進行闡釋。一般意義上說,改革就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破除束縛生產力發展的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從這個意義上,發展無止境,改革亦無止境。改革永遠在路上,無疑是正確的。而市場化改革是專指破除計劃體制的束縛,實現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所進行的改革。這項改革從1992年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目標以后,整整30年了,現在仍未完成。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的最大區別就是要素資源配置的方式根本不同!是政府配置資源?還是市場配置資源?十八屆三中全會總書記在明確提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的同時,也指出目前政府與市場關系尚未理順,市場體系仍不完善,政府對微觀經濟干預過多,市場配置資源的范圍有限等等。因此,十九大報告重申,要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的方向。2019年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用市場化改革破解發展中的矛盾和問題”。為什么這么強調市場化改革呢?因為十八屆三中全會上總書記明確指出:“理論和實踐都證明,市場配置資源是最有效的方式。”高質量發展是黨的十九大正式提出來的,其核心特質:一是以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為高質量發展的核心途徑,二是以改善民生為高質量發展的核心目的。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靠的是創新,而創新的理論定義就是生產要素配置形式與結構發生根本變化,這實質就是改革。

          為了適應國際上百年變局的不確定性,適應新發展格局下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中央近年出臺了一系列市場化改革的文件,如2020年9號、10號文件,要求進一步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今年又先后發文,推動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加快建設全國統一的大市場。這次穩住經濟大盤的同時,強調用改革的辦法解決發展中的問題。應該說“穩字當頭、穩中求進”,如何理解穩?穩定是大局不是目的,穩是為了確保進。穩中求進,沒有進,穩就沒有意義。如何進?改革!市場化的改革不能再拖了,要只爭朝夕!

          總之,市場化的改革可以為高質量發展開辟道路,提供動力,這不僅有理論的依據,有中央文件的宣示,同時更為實踐所證明。這里我想講兩個例子:

          第一,王小魯、樊綱同志發布的《中國分省份市場化指數報告》是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長期支持的重要研究課題。這項研究已經進行了23年,先后發布九份報告,報告從五個方面選取17項指標進行長期持續客觀評價,衡量各地區市場改革的進程和問題,分析市場化改革中的薄弱環節和制約因素。張維迎教授據此研究發現,各省市指數的分析雖然沒有一處用到經濟增長的統計指標,但其市場化指數排名與各地經濟發展的排名高度相關,是正相關的。2021年發布的報告,河南排在13位,在中部地區落后于江西、湖北和安徽。其中政府與市場的關系方面排名第16位,特別是在減少政府對企業的干預這一項排23位,拖了后腿。還有要素市場發育程度方面,以及與市場中介組織的發育與法治環境方面的排名21位,都是短板。

          第二,中央黨校周天勇教授對中國經濟增長速度與全要素生產率的關系進行了分析研究,從理論上講,全要素生產率是指除了資本、勞動力、土地等要素投入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后,剩余因素對經濟增長做出貢獻的部分。一般是科技創新或者叫做廣義技術進步因素。周教授研究發現,不論是國際上的案例,還是中國改革以來的情況,廣義技術進步基本上是一個常量,每年平均貢獻在一個百分點左右。而中國改革以來經濟的年均9.2%高速發展,有3.49個百分點是全要素生產率貢獻的。在排除廣義技術進步一個百分點后,有2.49個百分點,得益于經濟轉軌過程中,市場化改革所釋放出來的被舊體制禁錮的發展潛力。也可以換個說法,在中國高速增長的40多年里,全要素生產率的貢獻約占36.7%,其中改革所形成的全要素生產率對GDP增長的貢獻為26.18%。當然,對于全要素生產率的計算和結論可以見仁見智,但這項研究用數據證明,市場化改革為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提供了重要支撐。

          三、當前市場化改革的主要任務

          “十四五”是我國市場化改革的關鍵時期,面臨十分艱巨的任務。從“目標導向”的要求看,十九大強調,要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十九屆五中全會號召,“全面深化改革,構建高水平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什么是高水平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呢?中央列出了六條標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更加完善,高標準市場體系基本建成,市場主體更加充滿活力,產權制度改革和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取得重大進展,公平競爭制度更加健全,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基本形成。這個1+6的表述系統全面闡明了未來五年乃至更長時期我國改革的總目標。

          從“問題導向”的要求看,當前的改革重點集中在推動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和加快推進統一大市場等方面。為什么呢?市場化改革30年,一些重點領域關鍵環節的改革仍存在一些短板,我們的社會主義市場體系還不夠完善。這些問題的存在,極大地制約著高質量發展的目標實現。解決這些問題的核心是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問題。而這個問題的本質,就是到底是政府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還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要在“十四五”時期真正解決中國高質量發展中存在的市場激勵不足、要素流動不暢、資源配置效率不高、微觀經濟活力不強等問題,必須下決心在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和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方面取得突破,真正讓市場配置發揮決定性作用,絕不能走計劃經濟的回頭路。

          要素市場化配置是關鍵性基礎性的重大改革任務,也是市場化改革成敗的關鍵。其實質是真正突破阻礙要素自由流動的體制機制障礙,實現市場資源配置方式的優化和創新。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發布,根據這個文件,“十四五”期間,要在土地要素、勞動力要素、資本要素、技術要素和數據要素的市場化改革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這五個方面的改革目標,因時間的關系難以展開,我只選取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為例,來說明一下這項改革的重要性與迫切性。土地作為最基本的生產要素,改革40多年來市場化改革的進程嚴重滯后,基本還是通過計劃的辦法,通過國家計劃自上而下、用垂直統一的行政辦法在管理。每年的用地指標通過計劃下達,市場配置比重很低?,F在每年的城鄉建設用地計劃供地880萬畝左右,政府劃撥仍占60%,通過招拍掛的不到40%。城鄉土地要素流通不暢也是重大制約因素。農村集體建設用地與政府拍賣價格嚴重扭曲,宅基地不能流轉,導致農民的資產性收入難以提高,城鄉差距、工農差距難以縮小。因此,我們建議“十四五”要集中完成幾個任務:一是全面推進農村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建設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農村集體經營性用地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同價同權。二是深化產業用地市場化改革,盤活國有企業存量低效的閑置土地。三是深化農村宅基地改革,放活宅基地使用權,特別是促進閑置宅基地自愿有償退出后的跨集體流轉。這是一個難點,也是改革的試金石。四是進一步改革土地計劃管理方式,賦予省級政府更大的用地自主權,探索全國性的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的跨區域交易機制。因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十分復雜、敏感,有很多條條框框和禁區,但是搞成功可以推動城市化進程,提高農民財產性收入,可以為我國的市場化改革和高質量發展提供新的突破和動力源。

          為了積極有效地推動這項改革,今年一月國務院發布了《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總體方案》,我應邀為此寫了解讀文章,登在1月8日《經濟日報》的頭版,現在有20多省市提交了試點申請報告,我作為專家組長正組織評審工作。

          今年4月1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正式發布。對此,社會上一度還有些誤讀,認為是不是要收要統了,我想有必要解讀幾句。

          首先,統一大市場并不是新提法,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們在設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總體規劃時就提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寫入中央文件。這次的全稱是“加快建設高效規范、公平競爭、充分開放的全國統一大市場”,這與過去的提法是統一協調、一以貫之的。當然最大的不同是國際環境變化,逆全球化甚囂塵上,新冷戰步步逼近,建設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對建設全國統一的大市場提出了迫切要求。因此,這是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下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大任務,是辦好自己的事,堅持推進改革、擴大開放的重大舉措。

          其次,這個文件針對性很強,重點不在加強對市場主體的監督,而是對政府行為的規范。目前存在的市場不完善不統一突出表現為行政性壟斷,不公平競爭和對市場的不當干預。特別是一些行政壁壘、地區分割,嚴重影響市場的統一、高質量發展。因此文件中強調“加快清理廢除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廢除各種封閉小市場,自我小循環”。

          第三,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不是通過刮風搞運動,不是用行政手段,而是用改革、法治的手段進行。文件強調五個統一,但主要任務是三個方面:一是完善統一的產權保護制度;二是要實行統一的市場準入制度;三是維護統一的公平競爭制度。通過以上工作,促進要素市場充分自由流動,更好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作用,從而實行資源優化配置和高質量發展。

          最后,借此機會,借用習總書記的一句話,祝河南解放思想、守正創新,在中部崛起中奮勇爭先,譜寫新時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絢麗篇章。

          謝謝!

        (此文系彭森會長2022年6月18日在“現代化建設高端論壇暨第十三屆中原智庫論壇”主旨演講全文。)

        爽?好舒服?快?视频深点
        <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