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
        主頁 > 改革動態 > 本會新聞

        彭 森:關于共同富裕的幾個問題

        時間:2022-04-25 10:55

          一、共同富裕是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愿景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也是自古以來中國人民的一個基本理想。中國古代思想家把人類理想社會設定為“小康”和“大同”。中國共產黨把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做為初心使命,歷經百年奮斗,去年在紀念建黨一百周年的時候,總書記宣布我們實現了第一個百年目標,在中華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會。這也標志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進入新時代,中國開啟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篇章。而這個新篇章的重要目標,就是在本世紀中葉即建國百周年時,全體人民共同富?;緦崿F,也可以理解為基本實現“大同”。

          中央從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出發,賦予共同富裕更加豐富的時代內涵。首先,這是加快構造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通過提高城鄉居民收入,促進共同富裕,將促進形成強大的國內市場,為高質量發展提供強大動力源泉。其次,這也是維護社會穩定,確保國家長治久安的必然要求。只有持續保障和改進民生,優化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努力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防止兩極分化,才能實現社會公平正義,保障國家安定、人民安寧。最后,這還是應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風險挑戰,發揮和顯示中國的制度優勢,凝聚全民共識,提高制度自信的關鍵一招和必然要求。

          二、實現共同富裕是一個長期的歷史任務

          共同富裕是一個現實任務,又是一個長遠目標,對此必須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要充分認識促進共同富裕的長期性、艱巨性和復雜性。目前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突出,城鄉、區域間發展和居民收入差距加大,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標準也在不斷變化。針對這種情況,十九大提出“全體人民共同富?;緦崿F”的宏偉目標,去年兩會所通過的“十四五”計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對共同富裕分階段目標和目標體系又做了進一步的描繪。首先是“十四五”期間,到2025年,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逐步縮小,中等收入群體規模明顯擴大,民生福祉達到新水平。到2035年,即經過三個五年計劃,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經濟總量和城鄉居民收入再邁上新的大臺階,人均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基本公共服務實現均等化,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基本實現。到本世紀中葉,全體人民共同富?;緦崿F,促進共同富裕的基礎性制度成熟定型,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縮小到合理區間,人民生活更加幸福安康。很明顯,實現這些目標要經過艱苦的努力,不可能一蹴而就。

          共同富裕的進程與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國家的進程是高度一致的。關鍵性的指標主要是人均GDP、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城鄉居民收入比、中等收入家庭比重等。

          ——關于人均GDP指標。為了到2035年人均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十四五”期間要保持年均增長4.75%以上,“十五五”和“十六五”時期人均GDP要保持年均4.5%和4.0%的增長,這樣到2035年有望達到2.1萬美元左右,高于中等發達國家2萬美元的底線。

          ——關于常住人口的城鎮化率,2021年底已達到64.7%,按照年均增加0.7個百分點的速度,到2025年全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7%以上,2035年城鎮化率達到72%左右,城鎮人口達到10億左右的峰值,新型城鎮化基本實現。

          ——關于城鄉居民收入比,目前是2.56,預計2025年進一步下降為2.5,到2035年2.0%左右。浙江作為高質量發展共同富裕示范區,2025年計劃降到1.9以下。

          ——關于中等收入家庭比重,據國家統計局計算,2020年已達到38.9%,約5億人,預計到2025年再增加1億人,到2035年,中等收入家庭占比達到50%以上。

          三、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必須避免三個誤區

          因為共同富裕是新時代的新目標、新任務,國內存在一些模糊認識和雜音,國際上也存在一些誤解甚至是負面解讀,影響了投資者的預期和信心。

          第一個誤區,認為共同富裕就是同等富裕、同步富裕。中國自古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農業社會主義思潮,受這種思想的影響,有些人誤以為只有均貧富、殺富濟貧,才能實現同步富裕。而這種平均主義“大鍋飯”,勢必嚴重破壞生產力。中國在這方面的歷史教訓是極為深刻的。小平同志在改革初期就指出:“要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帶動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小平同志的論斷并沒有過時。共同富裕是普遍富?;A上的差別富裕,絕不是通過均貧富實現平均主義的同步富裕。

          第二個誤區,認為市場化改革造成了兩極分化,因此把共同富裕與市場化改革對立起來。應該指出,共同富裕是中國改革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市場化改革的本質要求。改革就是要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要堅持發展是第一要務,而改革是發展的主要推動力。市場化改革是資源配置最有效的形式,是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創造力最有效的形式,也是破解當前發展中矛盾問題的關鍵一招。共同富裕是以高質量發展為基石的共同富裕,強調的是在做大蛋糕的基礎上分好蛋糕。必須堅持以市場化改革為高質量發展提供不竭動力,否則共同富裕就無從談起。

          第三個誤區,認為共同富裕主要靠引入和強化三次分配才能實現,擴大了三次分配在縮小居民收入與財富差距中的作用。一些地方盲目推動和宣傳民營企業家捐款做慈善,實際是一種道德綁架。針對這一誤區,一方面應該強調,共同富??康氖枪餐瑠^斗,靠的是堅持勤勞致富。先富可以帶動后富,但不能指望通過先富幫后富解決問題。另一方面,實現共同富裕的工作著眼點應該更高些、格局應該更大些。不僅關注收入差距問題,還應包括縮小城鄉差距、地區差距和公共服務差距。重點是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基礎性制度安排,推動實現社會更平衡、更協調、更包容的發展和人的全面發展。

          四、推進共同富裕,必須抓住三個關鍵領域的工作

          為了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必須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為目標,以改革創新為根本動力,在以下三個方面取得突破和進展。

          一是堅持發展是執政興國第一要務,凝心聚力做大蛋糕在高質量發展中推動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當前,國際國內環境出現超預期變化,百年變局與世紀疫情相互交織,國內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實現共同富裕的關鍵是保持經濟的持續增長。為了實現穩中求進,必須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積極推進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推動構建高標準市場體系,建立全國統一大市場,充分發揮各類市場主體特別是廣大民營經濟在創造財富、提供就業、創新創業中的活力、創造力和競爭力,堅定不移地通過市場化改革為高質量發展提供不竭動力。

          二是正確處理效率與公平的關系,加快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為共同富裕開辟道路。在初次分配中仍然強調以效率為重點,關鍵是在資源要素配置中堅持市場決定,把按勞分配與按要素分配結合起來。這一方面有利于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也有利于探索通過土地、資本等要素使用權、收益權來增加中低收入群體的要素性收入,還要注重保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另一方面,初次分配強調效率并不排斥公平。相反,起點的公平、制度規則的公平,是效率的前提。因此,統一的市場準入制度,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是在初次分配中體現效率和公平、促進做大蛋糕的制度保證。同樣,再分配既要促進公平又要考慮效率。要加大稅收、社會保障和轉移支付對社會收入再分配的調節力度,平抑初次收入分配差距和貧富差距代際傳遞。健全直接稅體系,減輕中等以下收入者稅收負擔,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合理調節過高收入,完善個人所得稅制度。最后,還要更好地發揮三次分配在縮小收入與財富差距中的作用,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個人和社會組織自愿參加公益慈善事業。

          三是以縮小地區差距、城鄉差距和公共服務差距為重點,抓緊建立健全有利于共同富裕,使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體人民的制度政策體系。共同富裕的重點在于消除城鄉差距,因此必須與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新型城鎮化戰略結合起來,必須與推動城鄉、區域基本公共服務制度統一標準,提高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結合起來。要加大對貧困地區、欠發達地區的支持力度。充分發揮我國制度的優越性,鼓勵先富地區在發揮高質量發展、市場化改革與共同富裕等方面示范作用的同時,通過對口幫扶等制度,帶動后富地區實現共同富裕。要進一步完善政府間的均衡性轉移支付制度,逐步實現按各地區公共服務水平、教育醫療和社會保障標準,以及城鎮化進程等因素進行均衡性轉移支付的機制和制度。進一步完善轉移支付和城鎮新增用地規模與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掛鉤的政策。通過這些工作,進一步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朝著共同富裕目標扎實邁進。(此為作者在“博鰲亞洲論壇2022年年會”上的演講摘要)

        爽?好舒服?快?视频深点
        <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