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vhbr"><listing id="1vhbr"><mark id="1vhbr"></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1vhbr"></address>

      <address id="1vhbr"></address>

        <noframes id="1vhbr">
        <form id="1vhbr"></form>
        <listing id="1vhbr"><listing id="1vhbr"><menuitem id="1vhbr"></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1vhbr"><listing id="1vhbr"><meter id="1vhbr"></meter></listing></form>
            主頁 > 學者觀點 > 本會研究員專欄 > 王小魯

            對話王小魯:統一大市場的前提是理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

            時間:2022-04-19 14:24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記者 樊盛濤

              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已經基本形成了一個統一的商品市場,但要素市場的發育相對于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而言,始終存在突出短板。近年來在商品市場上,也出現了地方保護和區域壁壘復活的現象,值得警惕。在新發展階段,如何進一步完善包括商品市場和要素資源市場在內的市場機制,形成全國統一的大市場?中共中央、國務院4月10日公開相關意見,對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給出方向指引。

              這份《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下稱《意見》)于2021年12月中央深改委會議上審議通過。澎湃新聞從國家發改委相關人士處了解到,此次統一大市場《意見》出臺,旨在解決長期以來存在的地區間市場分割,進一步打通阻礙要素流動的體制機制,市場分割等問題。

              《意見》要求,從市場基礎制度和設施、要素資源市場、商品服務市場、市場監管、規范不正當市場競爭和市場干預行為等方面采取改革措施,推動形成統一市場。

              如何理解統一大市場?目前的市場化改革面臨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未來,統一大市場如何發揮市場機制和價格信號的作用?為此,澎湃新聞記者采訪了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

              王小魯長期關注中國市場化改革進程,從1997年至今,國民經濟研究所持續發布全國各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市場化指數。市場化指數由五個方面指數組成,分別是:政府與市場的關系;非國有經濟的發展;產品市場的發育程度;要素市場的發育程度;市場中介組織的發育和法治環境。他們多年的研究發現,各地區的經濟發展程度與市場化改革的進程高度相關。目前全國經濟發展程度相對較高的省份,都是在市場化改革進展中走在前面的省份。不僅如此,他們的研究還證實,市場化程度較高的省份,收入差距也相對較小,收入分配相對更公平。

              王小魯坦言,什么是全國統一大市場?還有各種不同的理解。他認為,統一的市場‍并‍不是由政府之手來進行統一,而是通過消除對市場公平競爭的阻礙,消除行政壁壘,消除對市場的不當干預,形成‍一個商品自由流動,要素自由配置的市場,這才是一個統一的大市場。‍

              ‍中國是一個大國,中國內地有31個省級行政區;在省、區、市之間沒有關稅保護,沒有價格壁壘,沒有人員出入境管理,也不應該有行政性封鎖。‍‍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市場應該是統一的。但‍‍現在有些因素確實影響了‍‍市場的統一。當前應該著力解決的是阻礙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動的體制機制,解決市場分割問題,解決要素市場、商品市場存在的地方保護主義和行業壁壘問題。

              國民經濟研究所去年發布的《中國分省份市場化指數報告(2021)》(下稱《報告》)提出,重振市場化改革是中國經濟當前面臨的最重要任務。

              ‍‍在王小魯看來,目前中國存在市場不完善的問題,突出表現為行政性壟斷、不公平競爭和對市場的不當干預。從‍‍地區之間的關系來看,不少地方政府對本地企業進行保護,‍‍對外來企業的商品銷售‍或其他市場經營活動進行干預,設置障礙,形成不平等的競爭條件,‍‍這是影響市場統一的一個突出因素。

              另外涉及到不同行業的問題,‍‍有些行業行政性壁壘過高,民營企業‍‍進入很困難。有些壁壘是無形的,‍‍不是所有的企業都能進入。“有的企業進得去,有的則進不去,這取決于政府批不批。”王小魯說,‍‍有些行業存在‍‍比較多的行政性限制,‍‍這也是影響市場統一的因素。‍

              ‍另外還包括一些‍‍臨時性的行政干預。例如去年在能耗雙控中,由于過多采取了行政限制措施,帶來能源緊張和各地為完成雙控任務而拉閘限電,對經濟造成不利影響。某個地區能耗超標了,被亮紅牌,受到行政督察,這個地方為完成任務就只能拉閘限電。‍‍‍‍它直接影響了企業的正常生產、正常經營。這類對市場的額外‍‍干預都是影響統一市場的因素。

              此外,還涉及到不公平競爭的問題。在一個統一的市場中,各類企業應當享受平等地位,展開公平競爭。如果待遇不平等,厚此薄彼,就不是一個統一的市場。比如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之間是否處于平等競爭的地位?各級政府、銀行等是否更偏愛國企和大企業?一些行政壟斷領域的門檻設置是否適當?是否阻礙了高效率企業的進入和發展?“通過健全制度,保護競爭,保證市場配置資源,讓市場主體能夠依法在一個合理的制度框架下公平競爭,這都是統一大市場應該解決的問題。”

              王小魯認為,從改革開放至今,中國經濟的要素市場發育還仍未到位。最近幾年又發現,‍‍商品市場上的地方保護主義又‍‍有強化的趨勢,‍‍這意味著商品市場的‍‍市場化程度也出現了某些倒退,值得警惕。‍

              ‍王小魯認為,在各種影響統一的市場運行機制的因素中,有些地方政府不考慮經濟和社會效益、不顧還款能力,過多地借債投資,也是重要的影響因素。這些低效或無效投資擠占了企業的可用資源,變相擠占了居民的正常收入和消費,都會對市場運行造成不良影響。宏觀政策如果把握不當,過多采用貨幣刺激,也會造成同樣的不良影響。‍

              他強調,‍‍統一的大市場,絕不是統一的計劃經濟,不能夠政府什么都管。如果政府什么都管,那就不是統一的市場,‍‍而恰恰是妨礙了統一的市場。

              “我國既然是市場經濟國家,‍‍市場要‍‍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那么政府對市場的干預必須保持在合理限度以內,政府‍‍不能夠凌駕于市場之上來‍‍配置資源,‍‍這其實是‍‍統一市場的應有之意。”王小魯說。

              最后,王小魯建議,在新發展階段,中國繼續推進市場化改革的重點包括:改善政府與市場關系,落實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減少對市場的行政干預,促進市場對內對外開放;繼續改善民營企業營商環境,實現公平競爭。

            口述小芳的第一次,亚洲品质国产精品无码,被仗丈部下侵犯的我在线观看

            <sub id="1vhbr"><listing id="1vhbr"><mark id="1vhbr"></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1vhbr"></address>

                <address id="1vhbr"></address>

                  <noframes id="1vhbr">
                  <form id="1vhbr"></form>
                  <listing id="1vhbr"><listing id="1vhbr"><menuitem id="1vhbr"></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1vhbr"><listing id="1vhbr"><meter id="1vhbr"></meter></listing></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