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
        主頁 > 改革動態 > 本會新聞

        遲福林:建設“兩個總部基地” 發揮海南自貿港在區域合作中的戰略樞紐作用

        時間:2022-04-13 11:16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記者 黎靈希

          從建省初期探索研討“特別關稅區”,到如今建設自由貿易港,走向大開放始終是海南發展的主線。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近日在接受上海證券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海南自貿港要抓住《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 生效等重大機遇,在服務大局、把握大勢中推進更高水平開放。利用RCEP正式生效契機,以建設國內企業進入東盟投資合作的“總部基地”、以東盟國家企業為主的面向中國大市場的“總部基地”為重大任務,使海南自貿港在區域合作中發揮戰略樞紐作用。

          “又一標志性工程”

          上海證券報:今年是海南自貿港建設全島封關運作準備工作關鍵之年。封關運作將有怎樣的意義?

          遲福林:封關運作是自由貿易港的基本特征,也是繼《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總體方案》)、海南自由貿易港法出臺后,海南在自貿港建設進程中的又一件標志性工程。

          封關不是封島,而是意味著更高水平、更大范圍、更深程度的開放,海南全島將成為海關監管特殊區域。從國際經驗看,中國香港、新加坡、迪拜等全球知名高水平自由貿易港均體現了“一線放開、二線管住、區內自由”的一般特征。封關運作意味著海南全島由“境內關內”向“境內關外”的實質性轉變,為打造國內國際雙循環重要交匯點、試驗最高水平開放政策提供多方面條件。

          封關運作將促進內外市場連接。全島封關運作后,自貿港政策與制度將進入全面落實階段,實施范圍將由目前的重點園區“點狀”布局向全島范圍的“面域”布局過渡。一方面,通過“二線”管理制度有效保障海南與國內市場的連通性,為防范各項“走私”的風險提供制度條件;一方面,通過“一線”開放政策與制度的落實,明顯提升海南與國際市場的融合度,尤其是與東盟市場的連通性。

          封關運作將促進商品要素雙向流動。全島封關運作后,海南貿易、投資、金融、人員、財稅、海關等政策制度將進一步升級,以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為重點的自易港政策與制度體系更加全面、高效落地。例如,全島封關運作后,海南自貿港“零關稅”清單將由“正面+負面”向“負面清單”過渡,投資制度將由“極簡審批”向“標準制+承諾制”過渡,服務貿易制度將由減少限制措施向“既準入又準營”過渡,這將為促進國內國際市場更好聯通、商品要素雙向流動等提供重要動力;稅收將由以“免征”為主要方式的差異化政策向“簡稅制、低稅率”為特征的普惠制轉變,這將為吸引優質要素集聚提供重要條件。

          封關運作將促進內外規則對接。按照《總體方案》要求,啟動全島封關運作,就是要充分利用海南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優勢,通過清晰的“境內關外”制度邊界,在實現有效監管的同時,更大力度開展國際經貿規則的“壓力測試”,更好發揮海南自貿港的影響輻射作用。

          上海證券報:您認為海南自貿港應如何進一步將政策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

          遲福林:應利用RCEP正式生效契機,以建設國內企業進入東盟投資合作的“總部基地”、以東盟國家企業為主的面向中國大市場的“總部基地”為重大任務,使海南自貿港在區域合作中發揮戰略樞紐作用。

          第一,建設以國內企業面向東盟“總部基地”為導向的政策與法律需求。相關政策不能等到封關運作后再全面實施,而是要適應形勢、服務大局,盡快出臺全面支持企業“走出去”的政策落地。

          第二,建立與面向東盟“總部基地”相適應的服務體系。支持企業建立“走出去”服務聯盟,吸引專業的擔保機構、會計與律師事務所等企業入駐,對走向東盟的企業提供法律援助、投資保險、直接融資等一攬子專業服務。吸引海外華僑華人、東盟留學生等人才在海南自貿港開展企業“走出去”的相關服務;同時,建立海南自貿港總部企業能力建設中心。

          第三,逐步形成境外企業建設面向中國大市場的總部基地的政策與法律環境。例如,加強會計審計、投資咨詢、信用評級等國際化專業化服務供給,以投資咨詢中介服務機構為主體,建立面向外資總部企業的投資咨詢平臺,為相關企業提供專業、高效的中介服務等。

          集成對標兩套規則

          上海證券報:今年RCEP生效實施,海南應如何把握機遇,打造“重要開放門戶”,推進更高水平開放?

          遲福林:我認為海南自貿港應當成為RCEP下中國與東盟合作交流的戰略樞紐。

          依托區位優勢,做好自貿港政策制度與RCEP的疊加集成,使海南自貿港在中國與東盟的市場聯通、產業融合、規則銜接、要素配置中發揮樞紐作用,成為兩個市場的重要交匯點。這是大變局下將海南自貿港打造成“重要開放門戶”的重要抓手。

          自由貿易港是當今世界最高水平的開放形態,海南自由貿易港政策安排總體優于RCEP相關規則。海南自貿港不僅要推進RCEP規則先行落地,更要充分發揮單向開放的靈活性、主動性,同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等《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成員國開展更高水平的雙邊、區域合作,使之成為RCEP 區域高水平合作交流先行區。在這方面,海南有條件,也有可能。關鍵是要把握大勢,對標CPTPP規則,盡快出臺相關的重要舉措。

          此外,發揮海南自貿港在推進南海區域經貿與安全合作中的獨特作用。以海南自貿港為重要平臺,與條件成熟的南海地區國家開展更大力度的雙向開放、實行更加靈活的產業項下自由貿易政策等。例如,構建“泛南海旅游經濟合作圈”;打造油氣共同開采圈、海洋共同環保圈等。

          上海證券報:海南自貿港如何做好與RCEP的制度疊加集成?

          遲福林:首先,應引導、鼓勵國內企業盡快以海南自貿港為總部基地,到東盟國家投資布局,以盡快增強中國與東盟經貿人文交流合作的凝合度,推進中國與東盟產業鏈、供應鏈的一體化。這是大局、是大勢,具有相當大的戰略性、迫切性。

          其次,應實現農業與數字經濟領域總部基地建設的實質性突破。例如利用RCEP生效東盟部分國家農業開放政策,支持國內農業企業以海南自貿港為基地到泰國、越南、印尼等地開展農產品、種業與水產品加工等。同時,協助國內互聯網企業在東盟國家建立跨境或境外“數字自由貿易園區”“數字經濟合作園區”“數字技術應用示范區”“智能制造合作園區”等,積極開展數字技術、數字基礎設施、數字服務等項下的自由貿易。

          再次,應出臺支持國內企業“走出去”的政策法規。建議盡快設立海南自由貿易港對外投資基金,對到東盟開展農業種植、資源加工等投資成本高、風險大的企業,給予一定的財政貼息或一次性財政資金支持;出臺“海南自由貿易港對外投資管理條例”,以正面清單方式引導總部企業對東盟投資,明確企業經海南自貿港對外投資的投資形式、管理制度、融資渠道、稅收政策、管理部門等。

          此外,我認為封關運作的制度安排要與嚴格控制各類風險因素相適應。監管制度設計應在“一線”放開中完善“二線”管住、管好的硬件與制度條件,切實防范因過度風險防控而造成海南與內地貨物、資金等要素雙向流動的制度性壁壘。

          資金流動方面,應在強化安全審查的基礎上,按照最大限度便利企業境外收購、獲取關鍵性資源要素等投資活動,設計相關規則和監管辦法;貨物流動方面,重點強化對海南自貿港“零關稅”貨物進入內地的監管,對海南自貿港零關稅政策進口并進入到內地的產品(非FTA零關稅產品)實行信用監管的同時,建立跟蹤識別機制。

          “三個關鍵”

          上海證券報:今年是海南自貿區(港)建設四周年。您認為當前建設進展如何,哪些地方還需要進一步提升?

          遲福林:應該說,海南自貿港建設取得了一定成效——自由貿易港政策框架體系初步建立;產業發展取得重要進展,旅游業、現代服務業與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達70%;對外開放水平明顯提升,等等。

          但是,目前受相關因素影響,海南自貿港建設仍面臨一系列短板。以產業發展為例,2020年海南醫療健康產業增加值僅為195億元,相當于貴州、重慶的1/10,發展潛力遠未釋放。此外,高新技術產業體系還有待進一步夯實等。

          缺乏產業集群、產業鏈條短,是癥結所在。以農業為例,2020年海南農產品加工業總產值與農業總產值比僅為0.23:1,遠低于全國2.36:1的水平,更低于發達國家3.5:1的水平。

          基于此,要大膽解放思想,改革創新。例如,能否按著打造世界最高水平開放形態的要求建立與之相適應的行政、立法、司法體制,盡快形成海南自貿港制度體系建設的重要突破;能否在對標CPTPP等國際高水平經貿規則中,強化敏感領域的壓力測試,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開放政策和制度等。

          上海證券報:您去年和我們提到,應將海南自貿港這篇文章做大、做長、做實、做好。在這一過程中,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調動企業、本島居民、專業人才的積極性,增加各方的獲得感,更快、更好地推動自貿港建設的事業持續向前?

          遲福林:讓發展的成果惠及人民,是建設海南自貿港的應有之義和最大目標?!逗D献杂少Q易港建設總體方案》在增強本島居民幸福感、獲得感方面,賦予了實實在在的“開放紅利”和“改革紅利”。

          為此,建議盡快出臺實施島內居民購買進境免稅商品正面清單,在明確僅限海南本地使用與總額控制的前提下,除酒類、煙草制品、石油類商品外,將其他日用消費品納入進境免稅商品清單。這不僅能有效降低本島居民的生活成本,提高本島居民獲得感,還能實現與離島免稅的互補疊加,擴大免稅消費主體,做強海南免稅市場。

          此外,以更高水平教育、醫療市場開放加快形成一流的人才發展環境。例如,加快把博鰲樂城打造成為國際化高端醫療合作中心的同時,盡快把國家賦予博鰲樂城醫療旅游先行區的某些政策向全島推開,在更大范圍內探索醫療健康產業項下的資金、人員、技術等的自由流動,并在股比限制、審批程序等領域進一步拓展政策深度。

          海南自貿港建設者要抓住機遇、解放思想、主動作為,形成想干事、能干事的發展環境與制度安排;充分激發市場活力,實現開放改革的重大突破。

        爽?好舒服?快?视频深点
        <sub id="bl97p"><listing id="bl97p"></listing></sub>

        <form id="bl97p"><nobr id="bl97p"></nobr></form>

        <form id="bl97p"><span id="bl97p"><track id="bl97p"></track></span></form>

            
            <address id="bl97p"><listing id="bl97p"><nobr id="bl97p"></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l97p"><form id="bl97p"><meter id="bl97p"></meter></form></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