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vhbr"><listing id="1vhbr"><mark id="1vhbr"></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1vhbr"></address>

      <address id="1vhbr"></address>

        <noframes id="1vhbr">
        <form id="1vhbr"></form>
        <listing id="1vhbr"><listing id="1vhbr"><menuitem id="1vhbr"></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1vhbr"><listing id="1vhbr"><meter id="1vhbr"></meter></listing></form>
            主頁 > 聚焦改革 > 數字經濟

            數字化轉型正當時,中小企業如何抓住轉型機遇?

            時間:2022-04-06 13:40 來源:思客

              近年來,數字經濟熱度不斷提升,政策紅利持續釋放。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促進數字經濟發展。加強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數字經濟多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重要性愈加凸顯。

              數字經濟的強力引擎是數字化轉型,尤其是中小企業數字化。擁有數字化、智能化信息處理能力將會成為中小企業逐力市場的一大優勢。當前數字化轉型已經不是選擇題,而是成為關乎企業生存和發展的必修課。

              數字化轉型那么重要,那中小企業要成功數字化轉型究竟該怎么做?還面臨哪些瓶頸?思客本期“數字經濟學”聚焦中小企業在數字化轉型中的機遇與挑戰。

              當前,數字化轉型已經成為大勢所趨,這種轉型也必然是成本巨大的動作。企業為什么要進行數字化轉型?

              陳春花(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院長):企業選擇數字化轉型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在很多企業管理者看來,數字化已經是企業發展的必選項,也是驅動成長的核心關鍵所在。第二,數字化可以幫助企業直接觸達顧客,真正理解顧客并與顧客共創價值。第三,數字化能夠重構產業價值或者企業價值網絡,幫助企業與生態伙伴展開創智行動。第四,數字技術可以幫助企業重構自身的價值,并獲得組織效能的提升。第五,數字化本身也是新生代員工的需求。

              企業之所以要展開數字化轉型,首先是因為顧客端的變化,當人們已經習慣了數字化的生活方式,個體成為數字個體的時候,企業必須跟上這個變化。同時,數字技術正在重塑產業、再造行業,如果企業不能夠完成數字化轉型,也就無法跟上產業發展的變化,無法獲得行業新成長的機遇,更有可能因此被淘汰。某種意義上說,數字化在今天是基本功,擁有數字化能力是企業的基礎能力。

              當前我國中小企業轉型的程度遠遠低于大型企業,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目前面臨哪些瓶頸?

              賀強(中央財經大學教授):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各方面需要持續投入大量時間和資金,中小企業難以承受。中小企業自身技術水平不高,難以滿足企業數字化平臺的開發、部署、運營和維護需求,對數據缺乏有效采集,數據分析水平也難以滿足需求,市場上大部分數字技術及平臺企業自身缺乏實體運營經驗。

              聶輝華(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數字化轉型的另一個難題是數據匱乏。在數字經濟時代,大數據是重要的生產要素,可是中小企業沒有多少數據積累。另外,我國在數字化轉型的核心技術和第三方服務方面存在供給不足,核心技術如芯片、底層操作系統、關鍵的工業軟件,基本都要靠國外引進。在軟件方面,能做總包的第三方服務商也不多,沒有行業化、定制化的方案,中小企業的個性化需求難以得到滿足。

              劉尚希(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由于數字化不是某一個領域,而是涉及各個領域,數字經濟發展起來之后,監管的部門急劇增多?,F在實際上涉及管數字經濟的有20多個部門。過去常說“九龍治水”,現在已經遠遠不止“九龍”了。在多頭監管的情況下,數字企業面臨合規性風險急劇上升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數字企業發展、數字化創新就遇到了障礙。

              怎樣有效提升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參與度?

              王一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黨組成員):推動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迫切需要從頂層設計和政策層面多管齊下,政府和企業協同發力。

              首先,從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最迫切的環節入手,加快推進線上營銷、遠程協作、數字化辦公、智能生產線等應用,由點及面向全業務全流程數字化轉型延伸拓展。開展中小企業數字化賦能專項行動,培育推廣一批適合中小企業需求的數字化產品和服務,在通用設計中兼顧專業需求,打造可用性強的數字化轉型解決方案。

              其次,依托“專精特新”企業,推動研發設計、生產制造、經營管理、銷售服務等全生命周期數字化,打造一批數字化轉型示范案例,為各行業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示范引領。

              第三,培育一批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專業服務商,為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成本低、見效快、實用性強的數字化解決方案。支持有條件的鏈主企業打造產業鏈供應鏈數字化平臺,提升產業鏈供應鏈上下游協同效率,帶動供應鏈上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

              第四,加強對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財稅政策支持。充分利用制造業轉型升級基金等機制,加大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的資金支持。鼓勵有條件的地方按照規定設立專項資金,探索建立多元化、多渠道社會投入機制,加強對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資金扶持。

              賀強(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建議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為中小企業提供友好、可信的計算、網絡和存儲能力;研究建立與數字經濟發展相適應的分類分級監管標準,為新型實體企業帶動中小企業發展提供良好的政策和市場環境。

              朱永新(民進中央副主席):一是加速研究開發“低門檻好使用”“性價比高”的數字化“工具箱”,降低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成本和壁壘。二是加速搭建“政府+科技企業+專業服務機構”的“孵化器”。三是加速推進數字化標準建設和發展數字化培訓項目,建立中小企業數字化人才“蓄水池”。四是加速搭建更多對外合作新平臺,深化國際中小企業數字化合作,以開放繁榮中小企業數字化生態。

              江必旺(納微科技董事長):一些行業還面臨關鍵領域的“卡脖子”技術問題,關鍵就是要堅持原始創新,從模仿、跟蹤的低端發展模式向創新、引領的高端模式轉變,在數字經濟的發展浪潮中抓住機遇,提高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口述小芳的第一次,亚洲品质国产精品无码,被仗丈部下侵犯的我在线观看

            <sub id="1vhbr"><listing id="1vhbr"><mark id="1vhbr"></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1vhbr"></address>

                <address id="1vhbr"></address>

                  <noframes id="1vhbr">
                  <form id="1vhbr"></form>
                  <listing id="1vhbr"><listing id="1vhbr"><menuitem id="1vhbr"></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1vhbr"><listing id="1vhbr"><meter id="1vhbr"></meter></listing></form>